二维码
 
 
 
 
 
 
 
  • 访谈
  • 院士
  • 名师
  • 名人
  • 青春
  • 我的高中
  • 人在大学
  • 其他
  • 沟通
  • 亲子
  • 生理
  • 心理
  • 备考
  • 高中课堂
  • 高考作文
  • 征文
  • 书店
  • 新利18娱乐
  •  
    首页 -> 访谈 -> 名师

    人物简介-邓军

     
    邓军,女,19506月生,黑龙江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本科毕业黑龙江大学俄语系,研究生曾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今北京外国语大学)后在黑龙江大学取得文学博士学位。教授、博士生导师。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黑龙江省教学名师。中俄大学校长论坛首席翻译。普京奖、普希金奖章获得者。
    任黑龙江大学国家重点学科俄语语言文学学科带头人、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中俄合作教育分委员会中方专家、黑龙江省学位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俄语学会会长、黑龙江省翻译协会副会长。
     
     
    图片1.png 
     
     
     
    工人堆里走出的俄语大师
                                       ——记黑龙江大学俄语学院原院长邓军
                                                              
    采访邓老师的那天下午,哈尔滨突然下起了绵绵细雨。在风中凌乱的我狼狈地走进了邓老师的住处。她亲切地招呼我坐下,帮我擦干身上的雨水,看着那憨态可掬的身材,温暖柔和的目光,我就像从北方寒冬里进入暖气房的眼镜片一样,恍恍惚惚中“涣散”了,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吃着俄罗斯的糖果,这场“甜蜜”的访谈也正式开始了。
     
    乐天派的飘摇童年
    哈尔滨这座边境省份的中心城市从来不缺少跨国婚姻。说到中混血,与生俱来的靓丽外形——深邃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得天独厚语言环境——可以在两种母语间随意穿梭,都让我们羡慕不已。但在邓军老师出生成长的那个年代,作为混血儿的她非但不吃香,反而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邓老师是五零年生人,父亲是当年晋察冀地区的战地记者,后来因为工作调动北上当了干部;母亲是出生在中国东北的前南斯拉夫人。原本的书香门第,在“文化大革命”的疾风骤雨后变得摇摇欲坠。那时的邓军才十几岁,父母被下放到牛棚进行劳动改造,她就成了家里的主心骨。除了定期给父母送饭外,还要扛起整个家,养育和保护年幼的弟弟妹妹。在那个极其看重政治出身的年代,邓军一家被判定成黑五类,无依无靠,人人喊打。走在路上,污言碎语不绝于耳,小孩们甚至扔石头打她。因为身份的特殊,这一切委屈和不公也只能往肚里咽。虽然生活艰难、人言刻薄,但她没有退缩,用隐忍和行动守护着自己的亲人。回想那段经历,邓老师笑意盈盈的眼中蒙上了一层阴郁。“虽然这是个时代悲剧,但现在回想起来,这段经历留给我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坚持,我没有倒下。也许我是天生的乐天派,始终相信这样的日子早晚会结束。因为这样,我对未来更有期盼和耐心。只有自己坚强,才能不被生活压垮。”
     
    朴实工人的烙印
    1977年高考的恢复,标志着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许多心无定所的年轻人抓住机会,依托时代进步的潮流,找到了自己的未来。邓军老师就是一个典型。她原本是电车公司的一名售票员,每天早出晚归,风雨无阻。后来因为有了小孩,组织照顾,就被调到了车间当学徒。上机床,修机器,抡大锤,钢铁身板,啥都能扛,哪样都干。“我就是工人出身”,邓老师骄傲地说,“在电车公司工作的这些年,我学到了太多,收获了太多,工人身上的朴实无华,真诚简单,无私奉献,他们把这些美好的品质都传给我了,我的灵魂永远属于这里。”在高考前夕,车间的一个工程师傅在繁重的劳动后,每天为邓军补习高数;同事们得知她要备战高考后,主动替她承担工作,创造环境,安心复习。邓军老师由于“老三届”的底子还在,依然保持着良好的思维能力和学习习惯,使复习成果有了很大的突破。她说,最终考上大学,和同事们的关怀与鼓励密不可分。说到这,邓军老师调皮地补充道:“唠点儿特别实在的嗑,我可感谢电车公司了呢!上了大学以后同学们都特别羡慕我。因为我是这的员工,坐啥车都不花钱哈哈!”爽朗的笑容肆意绽放在邓老师的脸上,工人那股子朴实劲儿无处遁藏!
     
    和黑龙江大学的“前世今生”
    邓老师是1977级黑龙江大学俄语系的学生,但早在四年前,俄语系已经同她“交过手”了。1973年,那时的邓军还在车间里每日兢兢业业地抡着大锤,黑大得知到邓军的特殊身份后,托人找到并通知她去考试,希望她在黑大任教。考试的内容大体就是根据俄语新闻稿展开听说读写“四项全能”测验。虽然这次“突击”考试她的成绩非常优异,但校方考虑到邓军“老初三”的学历,建议她先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就读。听上去顺理成章、充满诱惑的安排,最后还是被她拒绝了,她说:“我就觉得特别别扭,好像走了后门一样。有句特别流行的话怎么说的,大不了从头再来呗。”四年后,凭借真才实学,邓军老师最终实现了梦想,理直气壮地走进了黑大。但让邓军也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跨越,从此让自己和黑大,和俄语,结下了几十年的深厚情谊。
     
    普京心中的“顶级名校”
    黑龙江大学是一所优秀的综合类大学,拥有众多国家重点学科和科研单位。作为国家俄语基地,黑大的俄语专业无疑是最闪亮的一颗星,也为日后报考小语种专业的热潮奠定了坚实基础。黑大俄语自1941年建校以来已经走过了75年的光辉历程,可以说是黑大的起家和根基。而它和北京外国语大学又同根同源,都是经由延安翻译大队慢慢发展到现在。“这个‘延安根’是黑大的传统也是优势。我念书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延安的爱国精神。我们这几代人都是学着讲着感染着感动着这么成长起来的。”邓老师感慨道。说到黑大俄语的优势,邓老师说道:“这个团队和别的学校可能有一些不同,因为黑大既有翻译又有辞书所,非常全面。我们这汇集了很多资深翻译家,这并不是炫耀,而是事实。从教学上来说,以语法为纲为线,让学生掌握得更加系统扎实。同时黑大非常注重口语实践,我们不断地给学生们创造新的契机。现在资源很丰富,很多大二大三的学生都能出国学习。去的国家以俄罗斯和以前的东欧独联体国家为主,那里俄语环境非常好。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非常优秀,国内竞赛中该拿的奖我们全拿过,并且现在还在继续努力。我们的老师们也在不断创新,努力跟上形势,在教学和科研方面首屈一指。”可见,黑大俄语的优势在不断丰富中又与时俱进,并非一成不变。但它的根本和轴心一直很稳健。由于黑大在俄语界的强悍地位,“黑大”已经在对外交流当中变成了一个固有名词,并被收录进俄文大词典中,据俄语的语法变格变位使用,可见其影响力非同一般。黑龙江大学由于俄语的强势影响力地位被极大提高。有一年普京访华,谈到中俄高校交流时说过一句让黑大新利18娱乐们津津乐道的话:“我希望我们的高校以后可以和更多的像黑龙江大学这样国内的顶级学校进行交流”可见黑大在俄罗斯的影响力之大,认可度之高。
     
    轻伤不下火线
    在长达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无论是经历下海潮还是中俄关系冷冻期,不管是作为普通教师还是俄语学院院长,邓老师一直坚守在教学第一线。多年来,她将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三种课型的教学任务全部承担起来,再加上院里、校里的行政任务,伴随高强度的工作压力,邓老师的身体每况愈下。在邓老师多年的努力和带领下,几经艰辛终于把俄语系升级为俄语学院了却一桩大心事后,她的身体也几近崩溃。2003年,由于健康原因,邓老师辞去了院长一职(2011~2015年复职),以一名普通教师的身份继续任教。这以后,她才开始正视自己身体发出的危机信号。最严重的时候,高压一度达到220mmHg一旦进行输液,很有可能出现血管崩裂的情况。诊断医生了解到她如此透支自己的生命后,感到既敬佩又难过。但面对健康发出的严厉警告,她依然没有放弃讲台,坚持把三种课型上好,上精。“每次下课从教学楼往办公室走的这段路上,也不知道是怎么迈的步,整个人都是飘着的,身体和灵魂好像分家了一样。”她笑着打趣道。这笑容里包含了多少艰辛,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身不由己,她是一燃烧不怠的红烛。
     
    “军功章”的故事
    邓军老师能力突出,成果斐然,获奖无数。其中有两个奖项最具代表意义。一个是普京奖,专门用来表彰为俄罗斯做出巨大贡献的各界人士。多年前普京曾向前任美国总统老布什颁发过这样一枚奖章,以表彰他在二战期间担任美国海军飞行员时对俄罗斯的帮助以及对世界反法西斯做出的贡献。含金量高。当时全国只有六个人获奖,包括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等资深教育界人士。邓老师是其中唯一还在教学一线教课的普通教师。“当时领奖握手的时候,普京对我说感谢我对俄语教育的贡献,然后我用俄语说我们非常爱戴您。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过程。”激动人心的时刻被邓老师云淡风轻地一扫而过。领完奖邓老师就马不停蹄地从北京飞回来准备第二天的早课。直到第二天下了早课,她拿出手机看到黑大宣传部长十几个电话的“连翻轰炸”后才意识到,这枚奖章沉甸甸的含义,也更为自己感到幸运。第二个奖项是普希金奖章。普希金奖章是俄罗斯国家级奖章,专门颁发给在文化、艺术、教育、人文科学及文学领域取得突出成就,为研究及保存俄罗斯语言与文化遗产作出巨大贡献的俄罗斯或外国公民。幸运的是颁奖那天恰逢世界俄语大会,在这个隆重的场合,在世界俄语人才的注视下获此殊荣更加值得纪念。更巧合的是,邓军老师的生日和普希金是一天,这枚奖章,更像是冥冥之中天注定。
     
    文化的桥梁
    八十年代初期中俄贸易进入繁荣期,几乎所有老师都被聘为翻译。邓老师也是其中的一员,她深厚的翻译功底和快速的临场反应能力,使两方谈话进行得非常顺利,为两国公司解决了诸多难题,取得了多领域合作。邓老师说:“后来会慢慢明白,中俄之间的这些东西,不光是贸易,不光是挣钱,还有文化传播。所以我一直跟学生说,你永远要想着,两国之间有很多事情,是由你将来一件一件慢慢做成的。今天你能跟俄罗斯人讲清我们中国的某个政策,具体内容是什么,那你就赢了。如果你翻译错了,让对方误解了我们,那造成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对于现在就读于各高校俄语专业的学生们,翻译事业还是任重道远。”确实,在全省甚至全国的大型会议上,同传席位上几乎被各大高校的俄语教师垄断。在这个时候,老师不再扮演着单一的角色,而是化身为文化的传播者,承担着特殊的任务。邓老师就曾凭借出色的专业能力和独当一面的霸气,在前三届的中俄大学校长论坛上担任首席翻译。更加传奇的是,还曾在教育厅领导的带领下,率领括哈尔滨工业大学等高校的27大学校长“勇闯”俄罗斯,身兼翻译和领队,和俄罗斯高校商谈教育,推动中俄高校合作以及学生交流。
     
    缝缝补补的快乐生活
    在翻译风云中英姿飒爽的邓老师,生活上也是神采飞扬。流着斯拉夫人血液的她,浪漫的情怀与生俱来。精通手风琴、钢琴,爱好唱歌跳舞,还喜欢设计服装。学校一有文艺活动,她就像长在了学校一样脱不开身——有一身技艺的她不仅要担任伴奏,还承担起了造型师的角色。为了缝制出色彩艳丽华丽动人的俄罗斯大裙子,她没日没夜加班加点地赶制出了几十套演出服。一台缝纫机加枚大顶针,靠俩神器就承包了整个道具组。衣服做完了,她也成了“蚕宝宝”,浑身上下挤满了各色各样的小线头,好不滑稽。喜欢漂亮衣裳是女人的天性,但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平时也只好将就凑合了。穿不上好的,那就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袖子坏了打块补丁,就变成了“新款式”,哪里有洞补哪里,这也是一种生活美学啊!
       
    寄语新利18娱乐
    “做好人,做好学问”是邓老师的教育信条。在高校的这些年,她发现天资聪颖的学生不在少数,但不能自理的学生也在逐渐增多。她感叹道,现在的孩子们极少参与家务劳动,众星捧月一般,仿佛高中的培养只停留在成绩上面。但是大学的培养目标是全面的,社会化的,娇滴滴的玫瑰经不起户外生存的考验,希望社会各方重视起这个问题。也许就成绩而言,每个人能够触及的高度是不一样的。做一个人格完善,技能完善的人,使整个人达到一个内在和外在的饱和才是这位教育大师真正想启发我们的。
     

     

        返回列表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黑龙江省18新利客户端考试院主管主办
    地址: 哈尔滨市南岗区嵩山路91-13号 0451-87008631  87008636
     
    黑ICP备07501022号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771号 Copyright 2007-2010  xuezi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